站内搜刮:
唐工匠对颜色运用到达汗青顶峰
日期:[2018-05-06]  版次:[A17]   版名:[珍藏周刊]   字体:【







■唐三彩胡装女俑

因唐三彩最早、最多出土于洛阳,亦有“洛阳唐三彩”之称。唐三彩是一种高温釉陶器,由于多以黄、绿、白三色为主,以是人们习气称之为“唐三彩”,但唐三彩并非只要三种颜色,另有单彩、二彩和多彩等颜色。崔睿华在《最是橙黄橘绿时:洛阳唐三彩上的大唐颜色》一文中称:“在一件器物上同时运用多种釉色首创于唐代,并且烧制好的唐三彩釉色浓淡幻化、颜色天然谐调、斑驳壮丽,构成了共同的艺术作风,是唐代陶瓷消费中的突出成绩之一。”

■珍藏周刊记者梁志钦 整理

天地玄黄

唐三彩上最罕见的黄色釉因此铁元素为次要着色剂的铁系釉的一种,属于高温铅黄釉,最早见于汉代陶器上。釉料的配方、着色剂的几多、烧成氛围的状况、烧成温度的上下等都市影响釉的呈色,因此唐三彩上的黄釉就出现出浅黄色、深黄色、黄褐色、褐色等多种颜色。

唐三彩胡人牵马俑

高66厘米,1963年洛阳市关林M2出土。俑头戴高尖帽,身着大翻领右衽袍,腰束带,下着紧身裤,立于托板之上。此俑颧骨突出,高鼻深目,口微张,右手高,左手低,似在执鞭训马。无论是长相照旧穿着装扮均为胡人抽象。该俑接纳的是分区施釉法,有细微流釉景象,长袍上局部为浅黄色釉,下摆施浅绿色釉,颜色清爽明快,色彩一致。

唐三彩载人骆驼

高38厘米,1965年洛阳关林配件厂车间M59出土。骆驼俯首前视,静立于地。驼背上披蓝白颜色的毯子,装饰鲜丽。一大型蓝彩狮面驼囊置双峰之间,满载绢帛等。两侧夹板,后端左右系猪、鱼等,前端有凤首壶、小口白瓷壶等生存器具。在前峰之后,铺有白色长条绢帛,下面骑坐一胡人,身微后仰,一手向前挥动,似在指挥着骆驼在众多的戈壁中跋涉。人与骆驼釉色为黄褐色釉与白釉相间,因施釉、流釉所致釉色深浅纷歧,浓淡相宜。特殊值得一提的是骆驼背上的蓝釉,唐代的蓝釉因此钴为着色剂的高温铅釉,最早见于唐代的单彩钴蓝陶器及三彩器上施釉,洛阳唐恭陵(武则天太子李弘墓)出土的蓝釉器包罗门生盘、弦纹碗、烛台、长颈瓶、盆、三足炉,这些弥足贵重的唐代蓝釉陶器为几百年后的元代蓝釉瓷器创始了先河。由于事先的中国还没有发明钴这种金属,配釉所需的钴料属于西亚一带的来路货,因而有“三彩贵蓝”之说。

翠袖红裙

在中国,白色自古以来便是严肃、高尚之色,也是女性最为宠爱的颜色和意味。我国传统红釉在清代康熙之前可分为高温铁红釉和低温铜红釉,高温铁红釉又称为矾红釉,烧制温度低。

由于唐三彩的烧制温度较低和事先的工艺技能程度无限,以是唐三彩上没有红釉呈现。但是在唐代工匠的巧手之下,我们透过这些粉面朱唇、亭亭玉立的女俑,看到一个个身着石榴裙、妖娆感人的唐代男子在昔日盛唐之都洛阳城内摇荡生姿。

唐三彩鹦鹉髻女俑

高33厘米,1972年洛阳市涧西区矿山厂平炉车间M6出土。女俑站立状,头梳鹦鹉髻,面部饱满圆润,细眼,长眉,櫻桃小口,粉面朱唇,额头贴花钿。该女俑身着白色长袖襦衣,下穿黄色百褶裙,肩被蓝色披帛,穿着华美。左手上抬置于胸前,身形雍容饱满,模样形状优雅高尚,是盛唐宫廷和贵族妇女抽象的代表。这件女俑釉色设计可谓匠心独具,白色上衣与黄色裙子颜色亮堂俗气,生动生动;稀有的蓝釉的运用,为女俑增加了亮丽的一笔,更突显其高尚的气质;裙摆处蓝釉和黄釉相交融之处,又突变出几抹淡淡的绿色。该俑全体颜色搭配相得益彰,亮丽中不失慎重,生动中又显高尚,展示了唐代女性的面貌。

唐三彩骑马女俑

高42厘米,洛阳出土。女俑头梳反绾髻,鼻梁高挺,樱桃小口,上着圆领窄袖孺衫,下穿曳地长裙,长裙高及胸部,双手扶于鞍鞒之上,正身骑坐于一高头大立刻。马双目圆睁,抬头侧视,两耳耸起,挺立作原地苏息状。此女俑上衣为白色,圆领为浅黄色,长裙通施绿釉。马通体饰以深黄色釉,鞯为点彩施釉法,黄、白、绿三种釉色不纪律陈列,颜色美丽,随意天然。全体上釉色从上至下由浅而深,井井有条。女俑面目面貌娟秀,穿着浓艳,马匹髙大健硕,鞍马华美,全体抽象悠然自得,是唐代女性寻求自在生存的真实写照。

绿蓑青笠

绿色是大天然中最罕见的颜色,在中国文明中另有生命的寄义。绿釉是我国陶瓷史上紧张的颜色釉,运用氧化铜作为釉的着色剂在我国始于汉代。

唐三彩束发戴冠文官俑

高107厘米,1970年洛阳市关林地质队唐墓出土。头束发戴梁冠,身着绿色竖领阔袖上衣,袖长及膝为褐色,外罩褐色補裆,下穿白色覆脚宽口长裤垂于足面,足蹬绿色方头高履。眉眼细长,端倪娟秀,面含浅笑,双手执笏板于胸前,身体矮小细长,模样形状温和谦恭。这件文官俑釉色以传统的褐、绿、白为主,颜色均偏深,褐色袖口点饰白釉,生动不失严肃,搭配相宜,是同类三彩俑中的代表作。

唐三彩骑马伐鼓男俑

高38厘米,洛阳出土。人俑面相明晰,端倪均绘以黑彩,头戴白色风帽,身穿深绿色紧袖缺袴袍,腰束带,脚蹬黑靴踩马镫骑于马背,双手握拳平举于胸前,左腿上置一黄釉圆形鼓,身材轻轻前倾作伐鼓状。马身形雄健,睁目竖耳,头、尾施黄釉,体饰白釉,鞍鞯为绿釉点饰白釉、黄釉。骑马伐鼓乐俑是骑马伎乐俑中的一类,此俑造型生动,颜色美丽,保管残缺,再现了唐代贵族理想生存出行仪仗步队的面貌。

流光溢彩

唐代的工匠对颜色的看法和运用到达了中国颜色史上的一个顶峰。唐三彩特殊注重和谐色的运用,将黄、绿、白、蓝等颜色深浅搭配,造型夸大时,运用比照干系激烈的颜色,给人很强的视觉打击力,使恐惧感加强;造型激进写及时,运用颜色谐调一致,应用差别的颜色给人们通报差别的信息。这些颜色光显的镇墓神物及五彩美丽的生存器具,无一不是唐代人们对颜色运用到极致的最好解释。

唐三彩天王俑

高92厘米,洛阳出土。俑呈站立状,头束发,眼如铜铃,瞋目立目重视后方,鼻翼扁宽,口大张似在咆哮,模样形状威严。身着明光铠,腰系带,兽形护肩,胸前及腹部有圆护。两手离开置于胸前,右手握拳,左手掌心向上做托举状,应原执有武器。脚下踩一卧牛,造型威武富丽。这件天王俑以绿釉为底色,上点饰黄白釉色,视觉结果美丽壮丽,色彩一致中又有变革。点的斑驳加之颜色的变革,构成了一个很强的次序性,加强了人们对其的感觉力,加之夸大的面部心情,威慑力油但是生,让人觉得凛然不行进犯。

唐三彩凤冠天王俑

高111厘米,1970年洛阳关林地质队唐墓出土。俑头戴凤冠,立眉瞋目,双眼圆瞪似要凸出来普通,浮雕髯毛刚毅无力。身着翻领兽形护肩明光铠,腰系带,胸前两侧及腹部有圆护。左手卡腰,右手握拳高举,从圆形的拳心看原应手执武器。足蹬战靴,下踩卧牛。冠为彩绘,身材施黄、白、绿三色釉。这件天王俑釉色纯粹滋润,全体颜色偏深,比照激烈,视觉打击力较强,给人以如狼似虎、气魄逼人之感。并且其体形矮小,实属难过珍品。

(本文局部内容据崔睿华《最是橙黄橘绿时:洛阳唐三彩上的大唐颜色》 图:孙海岩)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一切(注明其他泉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团体未经本报协议受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法复制公布/宣布。